穿越火线枪战:循理以求道,落華而收實 ——賀《青春版〈牡丹亭〉全譜》出版

作者:汪人元來源:2017-03-22 15:45 書評描述圖書: 青春版《牡丹亭》全譜

穿越火线挑战模式 www.woamt.icu 昆曲青春版《牡丹亭》的創作演出是一個奇跡。

   我們都還記得,2004年4月,著名作家白先勇先生主持制作,中國大陸及港臺地區的藝術家聯手打造,由江蘇省蘇州昆劇院演出的昆曲青春版《牡丹亭》,攜帶著勃發的豪情,拉開了世界巡演的  帷幕。

10年過去了,同一出戲,同一個劇組,上演了  230多場,到過世界很多地方,去過全國很多的大學,還走過很遠的城市,更叫人吃驚的是,觀眾七成以上都是黑頭發的年輕人!

   而這一切,正是在當代中國現代化進程中,伴隨著全球化浪潮的沖擊,民族的傳統戲劇普遍處于困頓的狀態下,一個原本最為古老的劇種,因演出風格抒情悠緩而被人笑稱是催人入眠的“困  劇”昆劇),以全劇二十七折,分成上、中、下三本,以三天連臺演出的方式,大膽呈現于現代劇場的一出戲所取得的成績,這難道還不是奇跡么?

這個奇跡,以最直觀的藝術表演行為,一個標志性的文化事件,見證、伴隨乃至引導出了近十余年來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だ砟畹鈉占昂頹惺敵вΦ目上簿置?。

   還記得2001年昆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時國人的欣喜,和對這個長長的、有點拗口的名目之陌生與費解。但是很快,國家文化部和財政部就聯合出臺了  “國家昆曲藝術搶救、?;ず頭齔止こ獺比妨⒘艘哉韉冀巧?,由國家扶持昆曲事業的方針。  昆曲作為一種“文化遺產的國家形象”動用國家力量對其扶持,這在今天全球化的宏觀格局中,對維護民族文化獨特個性和傳統經典的尊嚴,對增強民族的凝聚力和創造力,顯然具有重要的象征  意義和現實意義。

   然而,從業人員的主體作為,永遠是昆曲藝術傳承發展的根本。而最重要的方式,就是要努力讓昆曲在教習、排練、演出、創造及與各界觀眾的交流等活的藝術生命運動中保持生機。青春版  《牡丹亭》的創演正是其中一個功勛卓著的藝術奇跡:它以最杰出的師資傳藝、最嚴酷的訓練和以戲帶人的方式,有效地搶救快速流失的昆曲遺產;以最大可能地廣泛深入地引發世人關注,并以藝  術的直覺和理性的深度引導著人們去認識傳統文化的美學和歷史內涵及價值;以最為鮮明強烈的青春氣息推動著傳統藝術充滿活力地生存與傳播。

何以取得這樣的成就?我以為,關鍵在于以白先勇先生領軍的創作團隊十分清晰地認識到,昆曲作為一種活的戲劇,它的生命存在于“觀、演的關系”之中,沒有觀眾的支撐、社會的呼應,昆曲  就無法生存。因此,青春版《牡丹亭》面世十年,完全不同于當前一般意義上一個劇目的創作演出,而是從一開始就構思成為一種社會文化行為;它不再只是創作和演出,還有研究、講座、出版、觀演  

互動、媒體跟蹤……它始終在以社會文化行為的方式來表達對昆曲遺產的?;び胄?,對優秀傳統文化的尊崇與渲染,著意構建起1種氛圍——民眾對本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敬意與熱情,而這  種氛圍能讓越來越多的觀眾慢慢地從心靈上去貼近和呼應這種藝術與文化,自然地承擔起社會對昆曲?;さ囊砸邐?。所以,在這個團隊的心目中,每次的演出不是演戲,而是一次文化的展示。  這真是一次最具有學術意味和文化意味的戲曲事件!

   于是,我們在青春版《牡丹亭》的整個創排演出過程中看到十分嚴謹而深入的學術態度,這不僅表現在對劇本所做的近乎學術研究般的刪節改編,也表現在表演和導演處理過程中所貫穿的精  髓傳承,還表現在音樂、舞美創作中對昆曲美學精神的忠實把握,而且,同樣也表現在了對該劇作為“青春版”的學術定位上。

   他們深知,也深信,《牡丹亭》中的杜、柳愛情,那一往情深、生死相依、超凡脫俗的至情,動人心魄、貫通古今。此戲本身就是_曲不老的青春之歌,生命之歌,愛情之歌。綿延數百年的經典置身  于當今時代,不能處于一種藝術老了、演員老了、觀眾也老了的生存狀態。

所以,白先勇是把此戲的改編演出定位成一次尋找青春的過程,要讓傳統藝術擁有青年的傳播者和熱愛者。這當然決不僅僅在于大膽起用_批年輕演員去演劇中的年輕角色,并且主要就是  為了要演給年輕人看;而更在于整個團隊進行了一番尊崇古典的現代演出,讓古老劇種洋溢青春氣息的卓越創造。實踐證明,他們的努力是成功的。

   在這個成功之中,非常值得一提的是音樂的貢獻。

   通常情況下,由于對音樂專業技術的陌生,一般觀眾在觀劇中,對不好聽的唱腔音樂會自然地生發出直覺的批評,但好聽的唱腔音樂卻大多只讓他們沉浸于愉悅的觀劇審美中,而不大說得出  其中的美妙,更不知道作曲家在這個作品中所做出的艱辛努力,從而作曲家的勞動存在著令人遺憾的忽略。

   這次擔任青春版《牡丹亭》音樂總監的周友良先生,負責了全劇的唱腔整理改編和音樂設計工作。他首先面對的是一部傳統經典,其次又要求賦予其現代的青春氣息,非常難,但他做得相當  好。

   他堅定地保留了大部分久唱不衰的經典唱段,同時又以堅實的功力依照昆曲格律和新編內容的需要而改動和重寫了部分唱腔。面對上、中、下三本連演的一部龐大作品,他重新調整了全劇音  樂的結構,大膽運用了新的音樂技法,創作了大量的傳統昆曲演出所沒有的幕前曲、場景音樂、舞蹈音樂,乃至過門音樂,特別是巧妙地從杜麗娘和柳夢梅的經典唱腔中提煉出鮮明的音樂主題,在  全劇中通過各種手法加以貫穿,以及相應地采用主題合唱進行結構性復現,使全劇音樂個性鮮明、風格統_,聲、器樂渾然一體,聽覺上達到了自然流暢、優美動聽、結構飽滿的效果。

   周友良先生的成功,或許來自于值得關注的這樣兩個方面。

   第一,清晰的創作思想。他對昆曲音樂的創作有“理筑其形、情鑄其魂”的說法,并且強調對  “韻”的把握。的確,昆曲音樂的格律最嚴,在宮調、曲牌、套數、四聲腔格等諸多方面都有深厚的技

術積累和藝術規范,它們保證了昆曲音樂的鮮明統一、準確表達和形式美感。不尊重程式格律的理性,創作必然失范。然而任何戲劇音樂的本質都離不開對戲劇的表現,特別是對人物情感表達  的根本性要求,因此,他在創作中堅定地以此作為核心和宗旨,在此前提下對形式進行最大可能準確和自由的選擇與創造。此外,昆曲自有其歷史積淀所賦予的特殊品質與格調,因此無論是唱腔  還是器樂,也無論是體現出清幽淡雅還是濃墨重彩的音樂語言,周友良先生都特別注意了對昆曲音樂特有神采與韻味的把握。

   第二,功力與修養。周友良先生作為_位優秀的作曲家,他的經歷頗為豐富,堪稱視野開闊、積累豐厚。他年輕時學習和演奏西洋樂器小提琴,拉到帕格尼尼24首隨想曲的深度,后來又到上  海音樂學院學習作曲。他身居江南,多受蘇南豐富民間音樂的熏陶,在長年工作中又大量涉足各種民歌、戲曲、曲藝以及民族器樂創作,他的歌曲創作獲得過中國音樂最高獎“金鐘獎”而在戲曲  方面則又獲得文化部授予的“昆曲藝術優秀(作曲)主創人員”稱號,足見他在當前國內戲曲音樂界中,是比較難得的同時具有中西音樂文化修養,并能兼寫戲曲唱腔和戲曲器樂的作曲家。于是我  們可以理解,青春版《牡丹亭》音樂的成功并不是偶然。

欣聞《青春版<牡丹亭>全譜》即將出版,由衷感到高興。它并不是一個簡單的總結和宣傳,而在于為“戲曲成敗曲_半”的理念做一次切實的肯定與正名。當然,它也為當代與未來的昆曲乃  至戲曲音樂創作留下了_個可資研究的范本。

我愿相信,中華民族戲劇文化的傳統必將薪火相傳,終成大勢。

——————————

作者簡介